郑二十一冽

Cosmos never stops.

还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备份我甜系偶像。

Q1 柚宝宝今天充满电了嘛
Q2 羊会停儿身体好些了吗
Q3 羊会停儿最近在忙什么(你最甜快翻
Q4 杨miyo娶我(正经脸
Q5 real盐 我需要杨惠婷的人工呼吸

你盐我我也喜欢你(比心

{ 2016-10-27 /3 }

我错了
看了昨天十八闪千秋楽
到TBC的时候
我大概是要哭了(跪

{ 2016-10-21 /3 }
 

想说的已经说太多了 从空间到微博 私人公开的地儿都没幸免 甚至连那小孩的想法都转发了细细地讲 讲我的胡说八道
大概是因为我从来没碰上首推毕业这种事吧 说多了还是显矫情 麦麦走的时候我也只是想啊又少了个温柔的好人 几个六期走的时候我也只是想我帮不到她们任何也没必要再挽留什么 蚊子走的时候我也只是想她和某些成员一样本质不适合这里不如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更痛快。
所以算是我脑补过度吧 也不太敢想她半夜睡着之前会翻来覆去想什么 不舍的是什么 其实自己蒙上脸想想也没有特别特别难过 于我而言她果然还是个不属于这个圈子的姑娘 还是更适合专注于自己的爱好 至于其间的牺牲我不得而知 只是想着以后要是再没她消息了大概是...

{ 2016-10-20 /5 }
 

【绘海】風の強い日 (1)



*搭配back number《風の強い日》食用

*大概是连载

*BE

今天园田海未依然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

入秋以后天黑得很快,老旧的扇风机早已停止使用,昏暗的办公室里只有她收拾东西的细碎声响。

伸手摸进包里,指尖触碰到了形状甚不熟悉的纸制品,掏出来一看是架纸飞机。

身为以刻板严肃出名的国语老师,园田海未在下午见到了新的插班生,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小姑娘。

她盯着她看,小孩子只是怯生生地回以微笑。

也不再有什么心思上课,索性趁着同学们迎接新伙伴的劲儿罕有地放松了一下,让大家在纸上写下自己看过的最喜欢的句子,再折成飞机。

最后大家都若有所思地把纸飞机收好,大概是要送给什么人。只有那...

{ 2016-10-17 /14 /23 }
 

lol玩多了手抖儿

鼓手。
是一下一下的节奏控制者,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带节奏,吧。
总是坐在后面。
想起第二次上换届晚会,我被主唱挡得严严实实,连掉鼓棒都没人看见。
第二次比赛的时候坐在了角落里,很多流传出来的视频照片里也至多只能看见半个我,我更看不见身后的人。
可又是,不能缺少的,那一部分。
我依然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差劲的鼓手,带不动节奏还会被带,会打错会掉鼓棒会紧张得脑子一片空白。可不得不说录音的时候别的乐手没有鼓点都乱成一锅粥。
——当然因为我不在所以让别人录了,是这样的。
最开始学习的契机是父亲的一些期望和小偶像的技能,大概是田馥甄和郑秀妍吧。然后小学毕业就开始学了。
基本功没怎么练,现在非常弱鸡。后悔。
后来发现喜欢的小姑...

{ 2016-10-09 /8 /1 }
 

【菌束】Roommate



今天是我室友搬离的第十六天。

我长期独占这间公寓。

因为始终不明白平日都住在学校宿舍却又留着这房子的意义,我还是找了一个合租的室友。

闫明筠用钥匙拧开门走进来的时候我正沉浸在游戏中,听着动静也就应了一声你好完全没工夫去好好认识认识。

等到一局结束,我蹑手蹑脚地扒在闫明筠房间的门框上盯着她看,地上摊开黑色大行李箱里的东西已经被掏得七零八落,刚铺好的床上散乱着各种衣服。

闫明筠是个一旦专注起来就很难分神的人——这一点在后来的相处中我也深有体会——所以直到箱子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扔到床上以后她才注意到我。

“啊初次见面我是你的室友闫明筠,可以叫我菌菇。”她笑的时候眼睛会弯起来,声音稍稍有些哑...

{ 2016-09-20 /2 /27 }
 

我一心以为的暂休点竟是没完没了的开始

{ 2016-09-14 /3 /1 }

【野兽】相同爱好九题


#相同爱好九题

#出自许佳琪Instagram

#一条比一条短

#刘炅然0902生日快乐

1. 懒得逛街

“难得来一趟马德里,小怪兽不出去逛逛吗?”许佳琪在找着角度凹着造型自拍的空隙问着临时的室友。

“我……不是很喜欢逛街啊,觉得好麻烦。”刘炅然应着,“倒是Kiki前辈也这么宅吗?”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人,许佳琪的原则就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刘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莫非是处女座的共性?”

许佳琪空出一只手来掰着算了算,“说起来,五折还是挺宅的,但是阿黄还蛮能逛?”

然后两人就聊起了各自认识的其他处女座成员和朋友。

最后,没有结论。

再度陷入沉默的两人,自拍的自拍,刷微...

{ 2016-09-02 /6 /12 }
 

【三韫】半小时瞎写

*第一次写三韫好紧张

*烂到能封笔的程度

*没养过狗没去过宠物医院

*但是这对真好吃啊


张丹三的原则之一是,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可以松懈。


她关上门才开始松着扎得一丝不苟的领带,一边想今天自家的小柴犬怎么没有欢快地扑上来迎接自己。


很疲倦了,现在是十一点二十九分,因为加班而错过终电的她只好打车回家。


换好拖鞋放下公事包,打开客厅灯看到趴在地上没什么精神的狗。


大概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柴犬努力地撑开眼皮,呜咽了一声。...


{ 2016-08-11 /6 }
 

DAY 1 FOR NAKA

DAY 2 FOR MIYO

1 2 3 4 5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