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Cosmos never stops.

【绘海】言不由衷

这是我回到俄罗斯的第三个星期。

皮肤白皙的金发姑娘朝我展露的善意笑容,弥漫在小巷里的清晨花香,都唤醒了尘封在我体内十几载的记忆。

——却没有想象中应有的那般愉悦。

要说原因其实也再平淡不过——家里要我回来读大学而我也就听从安排罢了。

离毕业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母亲就在电话里劝了我很久,我糊里糊涂地答应了下来。

再一次扮演了胆小鬼的角色,不敢面对她炽热的眼神,甚至连打招呼对我来说都成了大麻烦。

感谢的话、告别的话,经过一番考虑再脱口而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可对她,那个有着深蓝色长发的少女,我始终说不出分别。

便自私地独自提上行李远走。若是看到昔日的队友们,大概会在机场哭得不成...

{ 2016-02-05 /17 /38 }
 

【卡黄】可以的话

可以的话,我们重新来过。

17岁

站在发布会的舞台上,李艺彤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唱跳都相对贫弱的她能走到这一步,要更加小心努力才能留下来。
话筒传了三排来到手里的时候已经被捂热了,听着刚才的女孩子们都中规中矩说了些感谢和展望的话语,心想一定要说点特别的。
“大家好,我是来自陕西西安的李艺彤,我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我一点,总有一天,我希望我能成为在大家心中闪闪发光的偶像。”
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中二的动作,李艺彤连忙鞠了一躬。
这种被瞩目的感觉,还不赖。
毕竟是抱着想要成为正统偶像的心情报了名,可为什么偏偏记住了右边的右边的右边那位女生的名字,实在没有头绪。
她叫黄婷婷,来自南京,想要成为优秀的歌手...

{ 2015-12-27 /10 /42 }
 

【绘海】Love Marginal



青く透明な私になりたい 友達のままであなたの前で
隠しきれない 胸のときめき 誰にも気付かれたくないよ
こころ透明な私を返して 友達なのにあなたが好きだと
隠しきれない 忘れられない 秘密かかえて窓にもたれた

“好啦!”高坂穗乃果把厚厚的文件立在桌子上整理好,“剩下的明天继续做吧,再不回去就太晚了。”
她和南小鸟收拾好通勤包,走到门口才突然回过头,“诶?海未酱不一起走吗?”
园田海未摇摇头,“我再呆一会儿,你们先走吧,路上小心。”
“那……海未酱也早些回去!”
门被打开又关上。
办公室里陷入了死寂。
她继续着刚才的工作,直到把一叠文件都审阅完毕。
转头看看窗外,只有一两个学生还在赶着夕阳的余晖离开。
有些...

{ 2015-11-28 /7 /24 }
 

【绘海】绚濑绘里生贺

【因为没有生菜君的lft 所以只贴自己的那部分了】
【KKE生日快乐!ww】

绚濑绘里悠悠睁开眼,房间里不剩几缕光线,口腔中的干涩感紧揪着她不放。
床头柜上有杯水,她拿起来的时候指尖触到透过玻璃传来的温热。
同时放在柜子上的还有一支温度计,绚濑绘里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发烧了,全身都不争气地酸痛着。
是谁在照顾自己,她很清楚——是在便利店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嘛。
要认真回忆的话,初次见面大概是在从学校回家的电车上。

那时候刚好是早高峰时期,出行的人异常地多,站在车厢里连气都要喘不过来。
前方似乎是大堵车,电车猛地刹住,然后绚濑绘里就被身前的人撞到了胸口。她稍稍低下头看到少女海蓝色的长发,背着的暗红弓箭袋以及隔...

{ 2015-10-21 /6 /19 }
 

【双大小姐】Nightmare

剣を握らなければ おまえを守れない

剣を握ったままでは おまえを抱きしめられない

如果我手上没有剑,我就无法保护你

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


她和她坐在人行道边的小石阶上,宽大的外套被风灌满。

偶有身上残着血迹的马路须加学生路过,也都一边鞠躬一边挪动着,加快了逃离的脚步。

不知道谁香烟的味道飘过来,Black皱了皱眉头,激辣笑了两声,“呐,你有没有抽过烟?”

“说实话,”Black的脸色更暗了些,“输给她们以后尝试过一次,不过真的不喜欢。”

她不明白为什么此刻要和激辣两个人坐在马路边,一扭头就能看到那人...

{ 2015-10-11 /36 }
 

【卡黄】1%

这一次的圆阵,气氛比平时公演前要凝重不少。
“总之,你们每一个人,都是Team NII的骄傲,都是SNH48的骄傲。”冯薪朵清了清嗓子,朗声鼓励着。
“SNH48 Team NII, we can do it!”
黄婷婷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就转身往舞台的方向走,谁知刚迈出一步就被人捉住了手腕。
那人怂得也快,手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发卡?”
李艺彤傻兮兮地笑着,就像每天早上向黄婷婷打招呼时候的那样。
也像每一次被黄婷婷盐走以后依旧凑上来的那样。
“婷婷桑……”
黄婷婷一愣,上一次听到这个称呼还是录制塞纳河畔夜谈的时候,李艺彤脱口而出后还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话题就被转移开了。
“请一定一定要...

{ 2015-08-26 /8 /32 }
 

【绘海】关于这些年发生的一切


园田海未背着弓箭袋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透过林立的楼宇斜斜地撒了一地。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两声,她掏出来看了看。
 “海未,周日来真姬家的海滨别墅,我生日。”
 园田海未暗自有些懊恼,忙得连她的生日都忘记了。
 不过,她意识到,绚濑绘里仅仅是通知她,有这么一个安排,并没有给她商量的余地。
 那就这样吧,反正也很久没有见到大家了。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摁了句“好的,会准时到的”,又摸索着把手机塞回兜里。
 聊天记录里只有这么孤零零两条消息,园田海未都快想不起上一次问候是什么时候了。
 三年前绚濑绘里跟着东条希和矢泽妮可走出校门的时候,城...

{ 2015-08-17 /25 /26 }
 

【S04E11 Root视角 渣脑洞】

【S04E11脑洞 Root视角脑洞】
其实call你真的只是想跟你说说话,听听你声音而已。
可你居然,来了。
我真的,很开心。
你不知道。
然而,当Reese倒下的那一刻,其实我隐隐感觉到,你会出现的。
你也看到我笑了。越发开心地。
然后你为我们清理了一部分敌人。
我在你身后与你一同作战。
当时觉得,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啊。
-
再后来,你带着我们逃离。
发现必须有一个人摁住外面的按钮的绝望,我想你也感同身受。
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去。
尤其是,你。
-
你不懂得爱不懂得喜欢,甚至连最基本的喜怒哀乐都很少会有。
我怎么会不知道。
所以当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你的时候,我想的是,真是个难搞的主啊。
对啊为什么会喜欢你啊。
根本就从未指望过回应。...

{ 2015-01-11 /4 /11 }
 

地下铁。

【反正就是。。。曾经写过的一篇。。。渣。。。】


  
Side Kim.
作为一个标准的上班族,我每天都要搭乘地下铁在这座城市之下穿梭。
每天晚上从公司加班出来已临近末班车,3号线上依旧人满为患。
我工作的公司在始发站。
而要在倒数第二站下车,再去换乘4号线,在第五站下车才靠近我的住处。
我喜欢在车厢里走动,运气稍微好点能找到个位置坐下。掏出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文件。
快要下车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会抬起头。
对面的那个女孩,我天天见到她。
那一头耀眼的金发,总不会认错。
每一次,她都在玩手机。
她长得真好看,即使没有表情。
  
她会在终点站下车。
而当...

{ 2015-01-06 /2 /18 }
 
1 2 3 4 5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