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Cosmos never stops.

【鱼油】养鱼吗



*备份 没话找话硬憋的典型案例

*想写文 多读书 别学我做文盲还想装胖子

*每次都写成杨惠婷吹捧文 下次要zqsg地夸夸老鱼


刘佩鑫偷偷抱着兔子走在回房间的走廊上,遇到了慢悠悠出来接热水的杨惠婷。

“你家屎蛋儿现在都这么胖了啊。”杨惠婷顺手摸了两把毛茸茸的兔子,兔子抬了抬眼皮没理她。

刘佩鑫很配合地露出慈爱的表情,“能吃是福能吃是福。”

被邀请到房间里唠嗑,王露皎正跳着公演,杨惠婷本还断断续续写着英语作业,房间里是颇有些冷清的。

刘佩鑫坐在边上抚摸着兔子的长耳朵,“那些外文字儿可真是看不懂了,是吧屎蛋儿?”

怀里的兔子嗫嚅了下三瓣嘴。

很多成员都喜欢养猫,不吵不脏确实很适合偶像们不太规律的作息。也听说某队友家有养狗的,也听说某队友想养熊猫的。但刘佩鑫偏偏养了只兔子,越长越大只的长耳朵兔子。

——还给它起了个特别有乡土气息的名字。

虽然后来兔子被要求养在外面,刘佩鑫还时不时会偷偷抱进来和队友们一起观赏。

事实上,养兔子是一件挺麻烦的事儿,吃喝事务上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惹出病来。刘佩鑫又是个有些粗心的饲主,一直以为自家兔子是公的就很放心地把它放去跟航兽家的老刀一笼,没想到过了两天多了几只没被发现而已归西的小兔崽子。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有豚豚等猫供众成员在忙碌之余吸几口,屎蛋儿也依然很受大家的惦记。喂着喂着,也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了。


笔尖和纸摩擦的声音戛然而止,刘佩鑫抬头问正试图把笔杆夹在口鼻之间的杨惠婷:“不会做了?”

杨惠婷点头,“wish要怎么用来着?”

刘佩鑫愣住,旋即笑出声,“这是一道送命题。”

走投无路的杨惠婷唤醒手机搜索,非常认真地浏览着语法解析。

刘佩鑫盯着她的侧脸,连她正在播放的音乐也渐渐听不见了。

她19岁了,出落得越发美妙了。虽然目光定住,长睫仍轻轻颤动如蝴蝶的薄翼。嘴唇撅起引着刘佩鑫想到她傲娇时候的模样,是有些难应对的大魔王,也是让人想拥抱的大天使。

“看我干嘛啦……”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惠婷也转过脸来撞上刘佩鑫的目光,意外展露出害羞的样子,连口齿都不太清晰了。

“你好看呗。”

“那当然……没有你好看啦。”杨惠婷飞快撇下一句平常不可能会说的话,视线重新落回到习题上——只不过脸都快要埋到手臂间了。

杨惠婷吃错药了?刘佩鑫愕然。不被顶两句已经是万幸,这夸赞简直不可思议。

“你没有想过养个小宠物啥的吗?”瞬间完成了“一定是我人格魅力太高”这样的心理建设,刘佩鑫努力转移开话题。

“王露皎她还挺喜欢小猫小狗啥的,我连自己都懒得养。”

刘佩鑫心说看出来了,结果怀里的兔子像感应到什么似的挣脱束缚,窜到正在补充水分的杨惠婷身边。

“哎哟刘佩鑫管管你家屎蛋儿。”

刘佩鑫把兔子揪回来,它仍在不安分地扭动着丰腴的身躯。

“那你想养鱼吗?”

“养不起。”杨惠婷的回答里满是笑意。

刘佩鑫猛然想起自己生诞祭时和她合作的一曲《人鱼》。杨惠婷问为什么不和徐伊人跳,答案却是很简单的。

因为有你了呀。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