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Cosmos never stops.

【鱼油】Bon soir.



*备份 七夕快乐。

*感谢所有喜欢 对我日渐拙劣的文笔的包容。我双推鱼油 一直以来多多少少做了点微小的贡献 从冷坑守到热门候补(也许吧) 虽然因为自己的偏执而拒绝在微博上更改tag 但我将从一而终。我所做的安利只是为了她们更好。

*具体安利及本人所做归纳素材请移步微博 KOI怪兽郑一冽 搜索tag#鱼油大法好#。

*她们需要每一份支持。我感谢每一份支持。对我自己的 对她们的。




刘佩鑫顶着一头刚接好的长发回到中心的时候,外面正下着突如其来的暴雨,她和手里合上的伞一样湿漉漉地抖落着水珠。

走廊上有些成员在遛弯儿,她向前辈问过好,又搂过队友们,接受她们对自己长发的抚摸和夸赞。

这次接的头发有一绺白色,甚至还稍微卷了一些,是与以往的长发有所不同的成熟风格。

刘佩鑫模仿着洗发水广告潇洒的甩了甩头,正好被路过拿外卖的杨惠婷看到了。

大佬式的睥睨让热烈的气氛瞬间降了几度,几个食物链偏下层的队友悄悄溜回了各自的房间。

杨惠婷开口,矛头直指刘佩鑫,“去我房间等着。”

这发言实属惊人,但介于杨惠婷的威慑力,刘佩鑫破罐破摔地往348走。

王露皎不在,不知道上哪浪去了。本来刘佩鑫还想趁机和她对对之后演出的台本,但想想既然杨惠婷都自己去拿外卖了这事儿也就没戏了。

少女偶像的房间里总有种融化了的甜蜜气息。杨惠婷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也因此把房间收拾得有条不紊,甚至还用着香薰。刘佩鑫使劲儿嗅了嗅,抚慰她因为孙珍妮常年不在中心而隐隐作痛的孤寡老人之心。

她乖乖坐在椅子上等待着,随着一阵音乐声,门被刷开了。

杨惠婷把拎着的外卖放在刘佩鑫身旁的桌子上,一言不发地打开衣柜开始翻,仿佛根本没看到她。

她坐立不安,只得呆呆杵在原地,直到杨惠婷把一条毛巾盖在她头顶开始揉搓。

原来是要给自己擦头发,刘佩鑫恍然大悟的同时感到有股暖意流过四肢百骸,被雨水冲凉的指尖也恢复了温度。

结果杨惠婷的动作停了下来,“还想我给你擦干啊?”

狮子老虎这类食物链顶端的动物在受到威胁的时候会亮出锋利的牙齿。而当它们要进攻之前,眼神会充满危险的意味。

按理说刘佩鑫应该自觉接过毛巾继续擦头发的,但她选择假装没有注意到,朝着杨惠婷点了点头。

“那你也得坐下吧,长得高了不起啊?”杨惠婷虽然不服气,却不得不用上目线看着刘佩鑫。

刘佩鑫扑哧一声笑了,听话地再度坐下。

就算被杨惠婷瞪过,她也控制不住笑意地颤抖着。

“我自己来吧,你外卖再不吃要凉了。”

刘佩鑫说着,抬起头望向杨惠婷。

她的素颜被好些人称赞为比妆后还好看,鼻梁是胜过大多数的高挺,还有杨惠婷最喜欢的大波浪的大姐姐风格,以及她漆黑眼眸里映出来的光和自己。

她有着异乎常人的勇气和直率,磕磕绊绊几年过去虽有棱角被磨平,却展露出了更加耀眼而温润的玉石光泽。

就连在她生诞祭上,杨惠婷也说她如今是个很自由的人。

是难能可贵的,让杨惠婷隐隐艳羡爱慕着的灵魂。

更甚的是刘佩鑫察觉到杨惠婷因走神而停下来的手,伸出自己的手覆了上去。

——太犯规了,要是过呼吸都得怪刘佩鑫修长到性感的手指。

而偏偏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公演mc上背对着大家磕磕巴巴地说,是杨惠婷让她有恋爱的感觉。

刘佩鑫的手心已是温热的,感染着杨惠婷常年微凉的手背。

“……不给你擦了,赶紧洗澡去。”

杨惠婷缩回手把毛巾往刘佩鑫怀里一丢,抱着自己的外卖躲到角落去吃了。

得逞的刘佩鑫揣着久久不散的笑意回自己房间清洗完自己,脖子上挂着擦头巾再度光临348。

这回房间里多了小馄饨的味道,刘佩鑫在接头发之前吃的点东西已经掩盖不了她的饥饿感。

“喏,给你留了一点,你要吃什么我们再点。”杨惠婷把剩的几个小馄饨推到她面前。刘佩鑫也不跟她客气,连汤也不放过地吃完之后打开外卖软件和她商量点烧烤。

等待的时间里并不安静,刘佩鑫手里的吹风机正呜呜运作着。

杨惠婷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微博刷了两下没意思,追的剧还不更新,此时此刻倒觉得什么都不如眼前的人好看了。

要让自信的火象星座夸奖人是很难的,但一旦夸了则都是真情实感。

吹风机出的风本就很热,杨惠婷的目光更像火上浇油,盯得刘佩鑫脸颊发烫。

短头发吹到半干就算差不多了,刘佩鑫坐到沉默的女孩子旁边,与她对视。

即使是普通朋友,对视久了也会感到害羞,好巧不巧的是对方都是近乎于理想型的存在,交汇的目光渐渐开始动摇。

“先移走视线的人就输了哦,有惩罚。”

“什么惩罚?”

杨惠婷说完,扭开了头。

“夸我。”

那一刻杨惠婷是很想打人的,但她也没有。

嗯,一定是这天气让人失了智。杨惠婷想。

“喜欢这样的你,有我最喜欢的大姐姐的感觉。虽然有的时候很幼稚,有的时候挺烦你老拉我出门,但是一直都很照顾我。羡慕你想到什么就敢去尝试实现的自由的心,等有钱了我们去旅游吧,就咱俩。”

这回被击沉的是刘佩鑫,她捂脸尖叫着倒在床上。

忘不了之前在外地巡演被刘佩鑫骑在背上的恐惧,杨惠婷像报复似的跨到刘佩鑫身上,享受着难得的居高临下。

刷开门的音乐声再度响起,两人惊恐地往入口方向看去,撞上了刚回来的王露皎震惊的眼神。

刘佩鑫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起床,拉着杨惠婷跑回自己房间。

“你跑就跑,拉我做什么?”运动少女杨惠婷气喘吁吁地问。

“你还嫌不够丢人呐?”刘佩鑫点开聊天群里王露皎的语音,“天哪我一回来就看到鱼哥被miyo骑在身下这简直是同人文都不敢写的反攻吧没想到鱼哥居然是受不对重点应该是她们竟然背着我搞在了一起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脏了!”

接着一片“这个世界太脏了”“我推不动鱼攻了”“我难道真的嫁不出去了吗”“是的”“Luna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杨惠婷本就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抽走刘佩鑫的手机锁屏丢在一边,“夸都夸完了,刘佩鑫你不要得寸进尺。”

“哦哟刚才骑在我身上的人不打算负责喽?”

“那你想我做啥!”

“今晚也住我这儿。不要给珍妮添麻烦哦。”


吃完烧烤之后已经有些晚了,不好意思再回348的杨惠婷用了刘佩鑫以前住酒店顺回来的洗漱用品。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被打湿的脸,可疑的红晕仍然在,连心脏都雀跃至今。

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夜猫子刘佩鑫正躺在床上打游戏,她凑过去摸刘佩鑫刚接上的长发。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刺猬,用冰冷坚硬的刺壳武装自己,隔绝外界,大概是个难搞定的人。

后来在练习室第一次看到她跳舞,才知道她对舞台的热衷,以及自己也许永不可及的舞蹈能力。

再后来一次次谈心一次次同游才渐渐对彼此露出了刺猬柔软的肚子,已经是对方不可或缺的战友。

时间真快啊,每天见到也不觉得分秒在流逝,可一转眼都几年了。

她还是记忆里英气少年的模样,只是更成熟更理性了。

真希望和你的心一起,永不变老。

不知觉间刘佩鑫已经放下手机,也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杨惠婷。

“哎呀你玩你手机嘛……”不知道为什么在刘佩鑫面前就经常变得软绵绵的杨惠婷用被角蒙住自己的脸。

“你也不怕闷死哦。”

……被你盯着也差不多好吗?杨惠婷在心里吐槽。

被子窸窸窣窣的声音再度响起。“哎呀零点了。miyo七夕快乐哦。反正都是单身狗哈哈哈哈哈。”

杨惠婷放下被角去拍她手背,“请你睡觉,明天还要公演。你可是没那么容易被叫起来的。”

刘佩鑫反唇相讥,“你不也是?”

“好好好好好好,”杨惠婷附和着,“你也快乐。快睡吧。晚安鱼。”

刘佩鑫绞尽脑汁地回想英文单词,“古德耐特。”

“会英文了不起哦。おやすみ。”

杨惠婷闭着眼偷笑,刘佩鑫一定是没招儿了。

接着就听到了翻译软件僵硬的女声,"Bon soir."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